《国潮1980》转载请注明来源:落日小说luorixs.com

首富的名头听起来牛x,可实际上谁摊上谁头大。

这玩意就跟黄袍加身,被动当皇上似的。

不但华而不实,而且也让人不寒而栗,压力山大,实属天下最苦的冤大头。

宁卫民当然懂得什么是取祸之道,他可没那么脑大脖儿粗,敢戴这样的帽子。

他只想捞实惠,当个逍遥王爷足以,才不图那个狗屁“九五之尊”的位置。

跟着他就又说,“其实这也正常,你想想,要不是能给公司换来这样的暴利,那我还折腾个什么劲儿啊?坚持去日本也就没意义了,不是吗?何况这几千万对我也只是理论上的财富,根本拿不到我手里。”

也直到此时,邹国栋才“啊”的一声,回过神来。

这么一来,这事儿可不就难搞了?

“卫民,你别怪老熊,他不是刻意想针对你,他只是就是论事。实际上,就连我也挨他的批了。老熊认为我对于公司投入的损失同样负有责任,而且责任比你还要大,毕竟我是你的上司,没能劝阻你不说,还是直接负责运作项目的人。而且不怕你笑话,我上手才发现,这正规西餐厅的管理模式和这种连锁店这的太不一样了。那萨莉亚别看模式简单,但是缺需要关注种种细节,所有的标准都要靠咱们自己摸索。这方面我实在是力有不逮,真要去把这快餐弄好,我必须专心致志才行。那公司其他业务怎么办?”

“先抛开国内如何看待个人财富的风向和政策相关限制不谈,易拉得的账上利润我本身并不想动。因为这是几家共同投资的初创品牌,名气还不显。要想发展,要想做大做强,最后脱离皮包公司的本质,那就不能只图赚快钱,不能依靠贴牌生产。”

“抱歉,抱歉,我在想事情……”

宁为民还不放心。

“我琢磨着,赚到钱后,还是得拿钱做事,还是得投资实体,只有拥有自己的研发和工厂,企业才谈得上有未来。就像咱们皮尔卡顿华夏总公司现在这样,那才是做企业。才是为长远计。”

懵圈中的宁卫民是一脸的懵圈。

就连手里和馅的动作都慢下来了。

紧接着瞅见邹国栋居然下意识似乎又要放盐,宁卫民终于察觉不对了,赶紧叫停。

敢情这位财务总监在准备开始聘用员工的档口,最终核算过运营成本后。

等到意识到了怎么回事,他非常不好意思地道了歉。

于是一听邹国栋开始给他算账,他一边装做云若无其事,淡淡说了句,“谢谢提醒啊。你要不说,我都没意识到,我在国内的身家居然这么高了嘛。”

“切,你又小瞧人了吧?合着在你眼里,我没理想,没抱负,就是钱串子一个!去日本就是贪图资本主义世界的享乐。得得,反正你爱信不信。就算我迷惑你呢,行了吧?我这往我脑门上贴个叶子……”

与此同时,他也爆出另一个让宁卫民倍感吃惊的新变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吞噬狂帝》《从整片东北林区开始赶山狩猎》《斗罗之暗金斗罗》《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小,才更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乖张

小乖张

八月糯米糍
《小乖张》为作者八月糯米糍创作,作品小乖张章章动人,格格党为你第一时间提供八月糯米糍精心编写原创小乖张及无弹窗小乖张最新章节,小乖张全文免费阅读。/p
都市全本45万字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上位

上位

言不由衷
钟哲是个农村来的,都市的繁华让他目不暇接,他能做的只有本分,但是职场的道路并不好走,同事的陷害,领导的打压每个都让他应接不暇,他只能拼尽全力以搏生存!上位路漫漫,一朝见分晓,情到深处不比金钱诱惑。
都市全本65万字
[足球]队长

[足球]队长

甜蜜桂花糖
【每晚20:00准点更新,有事会挂请假条。】那一届世界杯,他拖着一条伤腿,一个人却扛起一个国家的梦想。那个落寞的七号背影,亦成人们心中永远的伤痛。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人,能陪在克里斯蒂亚诺身边,给他爱、支持与鼓励,陪他捧起大力神杯,让世界正视他的努力、童真与伟大。我们终于没有等到这个人,孤独的CR7依旧为葡萄牙而战。于是,我将小蝴蝶创造出来了。谨以此献给最好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
都市连载217万字
绝色偷香

绝色偷香

李清狂
刚刚大学毕业杨羽,被分配到浴女村支教,寄宿在小姨家里,没想到……...
都市连载335万字
茫茫

茫茫

顺颂商祺
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两个人开始磕绊,连说句好话都费劲。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柏知望关上门,走了。等半天不见人回,秦舟气得心肝上火,跑出去撒野:“走是吗,当谁没长腿不会走?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弯月衬着单只人影,可怜见的。正挨着冻,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没走,”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叹口气说,“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秦舟回头一
都市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