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里糊涂地被拉上车,庄柠茫然不知所措。廖沐担忧地看她,弯腰替她系上安全带。

一瞬间,他们的距离拉得很近,庄柠只要稍稍低一点下巴,就能碰到他。熟悉的味道闯进她的鼻腔,她终于回过神,慌乱地、僵硬地定在方寸之地。

车子平稳驶出,空气仿若凝固,尴尬的气氛蔓延,窒息之外,还有莫名焦灼。

庄柠受不了这样的氛围,硬着头皮打破沉默:“这是你的车?”

廖沐:“嗯。”

庄柠:“你的车怎么开滨安了?”

廖沐:“有事。”

庄柠恍然:“出差坐高铁更方便,外地牌照会限行。”

廖沐轻声回她:“来不及。”

庄柠愣住,觉得有点怪,却也不愿再多想。

她没再说话,廖沐似乎也有心事,车里再度变得安静。

前方拥堵,车辆龟速前行,廖沐扭头看向庄柠:“柠柠,中午想吃什么?”

“?”避开他的视线,她说:“不想吃,没胃口。”

似乎早已猜到她的答复,廖沐毫不在意:“我中午接你去吃饭。”

许久不见,他竟变得这么霸道,庄柠并不买单,“不去,不吃。”

车子向前滑了一小段,廖沐很轻地叹气:“就当陪我吃顿饭,可以吗?”

似是怕她不答应,他的语气有点可怜也有点低沉:“我在滨安人生地不熟,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一个人吃饭太寂寞了,你陪陪我吧。”

“???”

她竟不知,他会撒娇。

“可不可以?柠柠?”廖沐又问。

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他疯了,亦或者是她疯了?

庄柠有心拒绝,可他的语气实在太可怜,让她联想到路边的流浪狗。

否定的句式在喉咙里打个滚,就变成有些别扭的问题:“甄天祁不是在滨安,你找他陪你不行吗?”

廖沐毫不犹豫地否定提议:“不行,老甄的球馆最近生意特别好,他走不开。”

十几公里之外,甄天祁躺在球馆的空地上,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喃喃道:“现在做生意也太不容易了,入冬几乎都没人打球了。”

廖沐的车里,庄柠再次提议:“你同事不能陪你吃饭吗?”

廖沐:“不行,这次就我一个人来滨安。”

怪,他的反应很怪。

庄柠做最后的挣扎:“饭非吃不可么?要不我给你叫外卖吧。”

“柠柠……”

他喊她的名字,又低又轻,尾音时故意拖长语调,简直坐实了撒娇的行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