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二是真忙得焦头烂额。

虽说徐振英攻城还算顺利,可还有三个城门、牢狱、府衙、知府家中等几个关键据点没有占领,她先是命人抢占了兵器库这样关键的地方,又撒开人手配合着维持城里的秩序,还带人抓了两个趁机闹事的,最后才脚步匆匆的往城门处赶。

齐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得在徐振英跟前露一面!

等她赶到城门的时候,才发现凤儿、孙清臣、赵乔年、林老等人已经等在城门两侧。

先锋部队已经冲入府衙,留下一地狼藉,凤儿便命人立刻打扫战场,又遍插旌旗,多少有几分热闹之气。

而徐振英率领的亲卫队还在后面,很快就听见了哒哒马蹄声,紧接着便是一队黑影移动。

凤儿高兴的大呼:“城主!城主!”

随后她快步迎了上去。

徐振英勒马而停,居高临下,远远的就看见了熟悉的面孔,自然是喜不自胜。

众人只看见烟雾弥漫之中,有一飒爽女子骑马而来。

她看着那般年轻,皮肤有些白,明眸皓齿。她的五官并不算出众,但整体给人一种简约清爽之感,从外貌来看,完全无法看出她是西南片区最大的反贼头子!

一个十五岁的女反贼!

只不过待那人逼近,一举一动之间,便可见沉沉威压。

月色凄凄,她仿佛从天而降的战神,在人世间所向披靡,穿透烟雾,迎面而来!

“城主来了!”

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有些紧张起来。

只有凤儿远远的就笑着招手:“城主!”

只见徐振英利落的跳下马,行动如风,几乎是冲到凤儿面前,“凤儿!”

她眼睛一亮,瞪着赵乔年和那几个熟悉的面孔。

而赵乔年、大牛、齐二等人连忙拱手抱拳,心悦诚服道:“参见城主!”

徐振英开怀大笑:“故人相逢耐醉倒,诸位大哥们,好久不见!”

赵乔年觉得有些尴尬,从前徐振英是流放犯人,他掌管着她的生死。可如今徐振英摇身一变,以后就能拿捏他的性命,这种感觉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只不过他只能很快调整自己心态,“城主,好久不见!兄弟几个在汴京城过不下去,就想着来投奔您来了!”

“欢迎啊!你们来投奔我,这简直是天大的喜事!只是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安定下来我们再来谈私事!”

说罢,徐振英又望向孙清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