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幻想。对不起,是我过分了。

———y的心事簿

陈裳彼时并不知道李隅来找过她。

在她待的那家酒吧,他联系了潇蓓儿,到场的时候,只是陈裳人已经走了。

他有点担心她,大晚上打车过来,前台服务员却告诉他,人不久前就离开了。

李隅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他打破了他们之间的规则,所以她是要彻底离开了吗?可是转一想到,他们从来都算不上开始过。而是他此刻关心过头了而已。

年少早期喜欢,往后一发不可控制,二十岁再遇见,却是这样的开场。他这一生,第一次爱一个姑娘,太失败了,整颗心被蹂躏到发痛。环境使人沉沦,李隅找服务员点了酒,迫切地想要喝点什么,他不常来这种地方,并不能很快融入到这种氛围里。

彩色光扑朔,半明半暗,他气质干净疏离,完全像个另类,吸引了不少女人频频偷看的目光,一旁有个露肩美女踩着高跟鞋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帅哥,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李隅并未说话,他现在心情差极了,一句话也不想开口。女生等了几分钟,见实在没意思走开了。酒能麻痹神经,但他不喜欢,他意识到不喜欢这个样子。明明自己还是一个感觉糟糕透的人,在看到旁边一桌独自拿着酒瓶痛哭猛灌的大叔,还是走过去,将瓶子夺了下来。

“为什么不让我喝!为什么不让我喝!……”

“这位是你的紧急联系人么?我打电话给他了,早点回去吧。”

世间有人欢乐,有人痛苦,单单就这个小小的地方就如此,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脆弱,只是他们的脆弱各不一样而已。

李隅结了这两桌的单,他给潇蓓儿发消息:“麻烦别跟她提起我去找她的事,谢谢。”

陈裳回了楚城那边赵斯年留下的房子。

她今晚提前回去了,并不想多留。很奇怪,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脑海里频频出现那个男生的影子,明明相处才两个多月,这是她第二次感觉他们认识真的很久了,可能是住在一起经常见面的缘故。初次租房里见面,男生惊慌的窘迫;听那么无趣的一个人有味的讲文物;醉酒呢喃,冰箱里常备的新鲜草莓;客厅里默默插上她喜欢的鲜花;下意识为她挡的酒瓶;发烧时黑夜里看到的一束光亮;深夜的动画烧烤安慰。原来,已经有这么多回忆。

她入局了,她并不知道。

陈裳逼迫自己清醒,但她必须得承认她对李隅存在着一点不同的情感,很小很小,是她在闭眼想到那晚那个说“但这个未来我想跟我爱的人一起”时告诉自己,你得认清现实,还有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感情总是很复杂的,没有谁能够持久不变,而她现在有一点习惯他的存在也再正常不过,这并不足以让她产生动摇。

在她心里,李隅是幼稚的,他才和她认识了多久?冲动上头了而已。

她得把他们的关系回归到原位,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她想离开楚城,那一点点生起堆积的悸动埋在她心里,让她并不喜欢。

樊拾锦的电话是她决定走的另一个契机。

“明天一起吃顿饭,地点我会到时候会发你。”

“明天来这边?需要我给您安排住的地点吗?”陈裳问她。

“不必,只是临时路过,想来看看。”

陈裳察觉到她的语气并不好,想比以前更甚,她说只是路过,这里面可信度到底多少并不为人所知。

她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这件事,这十几年里,樊拾锦明里暗示的已经够多了。

她为了这件事,专门跑来一趟楚城,陈裳心里甚至觉得有些好笑又为自己感到悲凉。

“您还记得我们之间的赌约么?”陈裳问了这一句话,那是高二时她们之间定下的,起初樊拾锦只以为她是孩子气,心气傲,坚持不了多久,她得到自由,她不再用她那套枷锁强加管束她,就看着她跳梁小丑似的折腾。这么多年,陈裳一步步向她证实了她是认真的,且她做到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落日小说【luor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们不会比今天更年轻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