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落日小说luor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最后卫青檀通红着脸跑了出去,在楼梯拐角处,险些一头撞师尊怀里,要不是师尊及时伸手拽了他一把,他就一屁股跌地上了。

苍云秋看了看拢着衣衫,面红耳赤的卫青檀,又看了看不远处敞开的房门,左栏玉就站在那里,手里还握着没来得及藏的腰带。

眉峰瞬间蹙紧了。

心生几分不悦。

当天晚上卫青檀就被留在苍云秋房里临摹字帖。

之前苍云秋吩咐卫青檀练字,每晚临睡前临摹一页,他都老实照做。如今出门在外,师尊没有强求他每晚都临摹,但缺的漏的都得找个时间补回来。

否则到日子了,苍云秋会查。

卫青檀今晚心不在焉,下午被大师兄扯了腰带,险些衣服被扒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因此写错了好几个字,把书页上弄出了几个黑墨团,手背还有脸上都沾了墨汁。

他还浑然不知,擦汗的时候,又在脸上乱抹,没几下就抹成了大花猫。

苍云秋就在一旁盘腿打坐,根本没往他这边看一眼,但却像是开了天眼一样,语气淡淡地问:“你的心思飞哪儿去了?”

“师尊,天太热了。”

“只怕不仅是因为天热罢。”苍云秋道,“椅子上长了钉子么?”

卫青檀一愣:“没有啊…”

“那你瞎晃什么?”

“……”

不是,师尊的眼睛都没睁啊,到底怎么知道的?他明明挪动得超级小心。

卫青檀十分好奇,小心翼翼凑近了些,爪子在师尊眼前晃了晃,见苍云秋眼皮动了,忙嗖的一声缩了回去。

“师尊……”卫青檀放下毛笔,攥了一手心的汗,悄悄往衣服上抹。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解释,“大师兄只是误会我身上有伤,所以才……”

“不必解释,为师相信栏玉的品行。”顿了顿,苍云秋睁开双眸,问,“为师赠你的玉简何在?”

“在这里!”卫青檀伸手从衣领里拽出一条细绳,底下系着的正是玉简,“弟子那天晚上正要捏碎时,被越清流发现了,手也是那时落的伤。”

苍云秋不禁失笑:“是小狗么?”

“弟子怕弄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