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栀》转载请注明来源:落日小说luorixs.com

一周后,刚好二月初一,黎萍镇整夜下起了大雪,第二天一早大街小巷到处是白晃晃的雪,崔安静推开阁楼的窗,带着冷风的雪气扑面而来,冻得耳朵红红的,她拍了张雪景发给谢行言。

崔安静:下雪啦!

谢行言也给她发了一张图片:嗯。

崔安静关上窗,靠在一边点开他发的照片,本以为也是一张白雪皑皑的照片,他的不一样,好像是凌晨的雪,天还没亮,满天像绒毛一样的雪出现在他镜头里面。

崔安静:你什么时候醒的?

谢行言:凌晨四点。

起那么早在干嘛?难道是熬夜工作吗?崔安静忍不住想。楼下传来林曼的叫唤,说谢行言已经到了让她快点。

崔安静这才想起来今天周一,得去医院复查。赶紧放下手机去换衣服。

她还浅浅化了一个淡妆。

她下楼的时候,林曼跟崔树生已经收拾好站在门口等她。

一起走出院子的大门,谢行言的车就停在外面,他下车站在车边等她,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身段笔直,眉眼柔和,雪洒满他整个肩膀,仿佛跟整个雪景融合到一起。

“你干嘛站外面等。”崔安静走上前,下意识垫脚帮他把肩上的拍掉。

在其他人眼里,这是下意识的亲密动作。

谢行言看了看她身后的林曼跟崔树生,触到他们的眼神,头一次居然有点不太自然。

谢行言轻咳了声,拉下她的手,跟她说没事,然后打开后座的门。

“叔叔,阿姨,外面冷,您们先上车。”

崔树生看着他们欲言又止,林曼拉着他就钻进后座,将空间留给他们。

谢行言知道崔安静只是单纯关心他,并没想那么多层,他让她先进去。

他检查了一圈车外才上车,车里开了十足的暖气,跟外面冰寒的天气实在相差。

上了车崔安静才发现崔闹闹也在车里。

“你怎么也在?”

崔闹闹不开心,嘴开始巴拉巴拉:“姐,什么叫我也在,我是你妹耶,你生病我关心不是应该的吗。”

“……”

好在这场雪还没来得及将道路冻上不能通行,要不然今天铁定出不了门,但谢行言还是降低了车速,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开了一个半小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九点。

崔安静又抽了三管血,拿去检测,结果说要下午三点才能拿到。

找了家饭馆吃完早饭后,崔安静便让林曼跟崔树生先回去。

此时才十一点不到,还得等三个多小时。不必让他们这么辛苦陪她。

崔树生一口回绝,目光时有时无扫向谢行言:“那怎么行!”

谢行言淡定抿了可热茶,没出声。

崔安静:“爸……”

“叫爸也没用,今天说什么……”崔树生态度强硬得很,还没说完林曼一把截断他的话,“那也行,我们就先回去等你们消息。”

崔树生扭头看她,显然很不满意。

林曼只好拉着他走到一边劝说,劝说了一会儿,崔树生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林曼只好叫崔闹闹留下来陪着她们,她这才安抚好崔树生。

崔安静给他们打了一辆车回黎萍,没一会儿,车就到了,等他们走后,谢行言起身去结账,店员告诉他账单已经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八十年代养崽崽》《大宋好相公》《我要与超人约架》《凡人:开局我能进入灵界》【斋书阁

复惊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落日小说luor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