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就到了白天,科顿也是一夜没有睡,期间奇米的状态起伏了几次,好在都被药物纠正了过来。八点多的时候,巴克派过来的同事也过来了,是b队的人,见过几面,简单问候过,还贴心的给他带了个三明治,和他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科顿就打车回去了。

简单冲个澡,实在太困的科顿就躺在床上睡着了,只是睡得并不踏实,一直在做梦,但是又不记得梦到了什么,就这样睡到了下午三点,又接到了乔治的电话。

科顿有些头疼,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接起电话,“喂,乔治,怎么了?”

“科顿,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又要我去替班?”科顿有些无语,怎么到了m国也逃不掉加班的命运吗?

“啊?”乔治被科顿问的懵了一下,连忙否认到,“不是,不是叫你来替班的,昨天只是情况有点特殊,所以才打扰你的。今天主要是有一个案子需要你的协助!”

“案子?我没遇到过什么案子啊?”这回轮到科顿懵了,他遇到过什么事情吗?

“是那个你遇到袭击的那个案子,之前第一次出现幻觉报警的电话你也接到过,好像是有了一些进展,所以fbi想要找你核实一些事情,刚才探员过来说打你的电话没有人接听,就找到调度中心来了,本来是要你过去的,我说你受伤了在修养,他们要过去找你,现在在路上估计已经快到了。”

科顿把手机拿开,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确实有几个未接电话,估计那时候他睡的正香,没有听到。“谢了,乔治,我知道了。”虽然觉得没有必要,但是既然人要过来了,还是起床把自己收拾一下吧。顺便煮了一碗面,早上就吃了一个三明治,能挺到现在就不错了。

快速的解决掉中午饭和晚餐,科顿这边刚把吃过的碗洗干净,门铃就响了。

擦擦手,走过去把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虽然能猜出两个人的身份但还是要问一下,“你好,您二位是?”

男子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给他看一下,“你好,我是fbi探员瑟雷·布斯,你可以叫我布斯,这位是坦普瑞·布雷纳恩,我想调度中心已经跟你联系过了吧。”

看到证件,科顿侧身让两个人进来,“是的,听说你们找我,我不知道能帮到你们什么?”

科顿把两个引到沙发上,让两人做好,礼貌的询问到:“请问喝点什么?白开水,饮料,茶还是咖啡?”

布斯要了杯咖啡,那位女士则要了杯白开水。科顿在厨房把客人要的东西准备好,给自己泡了杯茶,用托盘端了过来,给两个分好,自己也坐旁边等着问话,就是觉得那位叫坦普瑞·布雷纳恩的女士看着他怪怪的,那眼神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布斯掏出笔记本,开始询问起来,“那我就直接问了,你接到那通电话时的情景麻烦细说一下,还有你遇到袭击的时的细节麻烦也请你描述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落日小说【luorixs.com】第一时间更新《[美剧紧急呼救]与声与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